2013年12月26日 星期四

[ 閱讀 ] 銀娜的旅程:一個中國小女孩在納粹德國的故事






這是我在誠品書展買的,光是看著書名的副標題
 一個中國小女孩在納粹德國的故事
就令人好奇的不得了!


作者: 洪素珊
原文作者:Susanne Hornfeck
譯者:馬佑真
繪者:賀艮得(Gunter Hornfeck)/插畫
出版社:左岸文化
出版日期:2010/03/30

在中國的上海,爸爸叫她銀娜,
在德國的布蘭登堡,姆媽叫她伊娜,
戰爭決定了她不尋常的成長經歷,
人情溫暖了她顛沛流離的童年。

   1937年夏天,中日戰爭的陰影襲來,七歲大的小女孩陳銀娜離開熟悉的上海,被父親送往青島避暑(禍),從此她就不曾再見到父親了。她從青島離開了中 國,完全沒有意識到這趟旅程即將改變她的一生。漂洋過海來到地球的另一端,那是希特勒的納粹黨統治下的德國。不久德軍入侵波蘭,銀娜又一次面對戰爭的陰 影。諷刺的是,佔領她祖國的日本卻是德國的盟友,而她遭到納粹迫害的猶太朋友則選擇逃往中國。造化弄人,人在歷史的巨輪中無能改變歷史。銀娜於戰後離開德 國,輾轉回到亞洲,落腳於一個她完全陌生的土地---台灣。改編自真人真事。
-----轉載至:金石堂網路書店


  終於翻開這本買了至少半年的書,未免也隔太久了!但是我總是不停的買書,放著,發酵了一段時間,想到在開始閱讀,在讀完這本書後,我發現2013年,我找到了我最喜歡的一本書,去年2012年最喜歡的書是:父親的手:一個男孩,他的失聰父母,以及愛的語言,後來我才發覺,比起小說,我更喜歡這種自傳性,有點真實的故事(但奇幻文學我也愛慘了,所以只是"更"喜歡一點)因為透過他們的敘述,彷彿你可以融入那樣的情境,狀態,甚至可以想像當下的環境,非常的有意思!

  本書從湯圓這個懷念的口味,藉著味覺與嗅覺,回到了幾十年前的大宅院,在上海租界地的中國人,富裕生活的人原來是這樣過的,我從來沒好好認識這段歷史,雖然口口聲聲說著喜歡張愛玲,看過風蕭蕭(其實沒看完,在圖書館借的!哈哈)但,從沒認真的研究過,看完了這本書後,對大致的時代表,整個都清楚了很多,話說上海的大世界真的是有名的不得了,看了許多書,只要提到上海,沒人不說到大世界,留味行裡面也提到過(話說這本書我也喜歡的不得了)

   從銀娜七歲的故事開始講起,那時候的小銀娜在天主教辦的學校上學,有許多外國修女,因為租界的關係(上海租界,從1845年11月設立開始,至1943年8月結束,英國、法國、美國都有租界地直到1863年英國和美國的租界地合併為公共租界地),所以有很多外國人聚集在上海,總覺得光是生在那個年代,就是一個不一樣的故事了!而他剛好出生在非常富裕的人家,父親在美國分行的銀行裡上班,母親難產過世,所以小銀娜從未見過母親,從小就是被管家劉媽給帶大,劉媽就是標準的傳統中國婦女,上市場殺價、洗衣、做菜、家裡的大事小事都由他掌控,作者筆下的劉媽菜色也都還是我們平常的料理,黏乎乎的八寶粥,色香味俱全的中國菜。刻意的描寫,對比之後在德國的時光,更顯的當時的熱鬧感。

  因為日本攻打中國,所以小銀娜從青島展轉前往了德國,沒想到那一別和家人們,就是永遠不見(我會這麼寫出來是因為書背就寫了!),在海上和原本不太喜歡的堂姐相處,變成了唯一可以溝通還有依靠的人,到了姆媽家,開始學習德文、德國的生活文化,為什麼選德國呢?是因為剛好有親人在那邊讀書,所以才到了"當時"沒有戰爭的德國

  沒想到隔沒多久,德國變成了和侵略母國的日本成為了軸心國,德國開始有了納粹政權,因為本書的敘述,才讓我知道很多那時候的事情,我所知道的多半是由猶太人看納粹的部份(電影:美麗人生、莎拉的鑰匙...),沒有從德國人看納粹的部份,銀娜在德國的兩個好朋友,一位是純種的亞麗安、一位則是一半血統的猶太人,從小一起玩到大,但是某些被洗腦的德國民眾開始排斥猶太人,對大多數的德國人來說,他們雖然愛護他們自己的猶太朋友,但是他們卻討厭猶太人,這種矛盾的情結,我想在很多國與國對立的時候,大家可以明白吧!(舉例之前的菲律賓事件來說,我們討厭菲律賓的政府和總統,但我不會討厭那些在台灣的移工們)後來這位朋友全家移民到全世界唯一不需要簽證的地方"上海",正是銀娜的故鄉。

  生命的造化真是讓人無法預測,一場一場的戰爭逼的銀娜得離開第二個故鄉,堂兄姊們把他接去了瑞士,離開了姆媽,在中國時,因為自己揹著德國書包被誤會成日本的,所以罵他是日本鬼,到了德國,大家好奇(某些嘲弄)著這黑髮、瞇瞇眼的中國小女孩,到了瑞士卻因為一口標準德語而被叫德國豬,最侯來到了台灣,他已經忘了他的母語了,到了這個外表再也不起衝突的地方,他卻無法暢然的溝通,不習慣當時的落後環境,也不適應潮溼悶熱的天氣!

  在德國他被當成是外國人,因為他的外表,在台灣他也被當成是外國人,因為他當時還無法溝通,家鄉在哪呢?甚至當時在德國的故鄉也因為德國政權一分為二,他五十幾年無法回去東德的故鄉,再次踏上,卻只能望著姆媽的墳墓悼念,希望再也不要有戰爭,再也不要因為這樣人為的災難而使人分離,我喜歡這本書,知道了這樣的故事,看著封面的銀娜(其實他本名不是銀娜),坐在開往德國大船的甲板,我一點一點的隨著故事想像那些畫面與風景,好奇的搜尋他的本尊,才發現,他被冠上的名號非常的大:馬總統的師母,蕭亞麟....

   她還是她,不管她被冠上什麼樣的頭銜,不管她在小說裡的名字和現實不同,這故事都讓我深深的感動!我覺得每個人都該看看,那樣的友情、親情、還有堅強的故事,都值得我們效法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